• 您好!歡迎光臨南京壹普電氣設備制造有限公司網站!
     ※ 返回首頁 ※ 聯系我們  ※ 在線留言
    壹普電氣一站式專業服務
    設備定制、專業售后團隊、24小時售后服務
    客戶咨詢服務熱線:
    13905146840 13921448623
    熱門搜索:浪涌及后備保護器 抗震支吊架
    行業動態

    財政部擬推“合理利用小時數”發放補貼,某100MW光伏電站收益預估縮水8%

    作者: 南京壹普電氣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21-12-02 22:11:23     瀏覽次數 :  


    補貼政策又出幺蛾子了。

     

    春節前,三部委連番轟炸出了三大文件,規定了若干非水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條條框框,《關于促進非水可再生能源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中第一條表示要完善現行補貼方式,“充分保障政策延續性和存量項目合理收益。已按規定核準(備案)、全部機組完成并網,同時經審核納入補貼目錄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按合理利用小時數核定中央財政補貼額度”。

     

    該文件中首次提出了“合理利用小時數”這一概念——事關單個項目補貼額度的確定方法。按照此前度電補貼的發放形式,所發電量×上網電價是最終的電站收益。但在合理利用小時數下的補貼規則卻發生了巨大變化,光伏電站的總收益可能縮水10%以上。

     

    光伏們從多位權威專家處獲悉,上述政策的設想是,單個項目補貼資金額度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核定電價時采用的年利用小時數和補貼年限確定,達到補貼資金額度的項目不再享受國家補貼,但仍可按照燃煤發電上網基準價與電網企業進行結算。但目前仍處在政策考慮階段,暫未付諸實踐。

     

    那么合理利用小時數是多少?顯然,這與2015年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關于做好風電、光伏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管理工作的通知》(發改能源[2016]1150號)中的“保障收購小時數”并不是一個概念。光伏們了解到,價格制定部門在核定每年光伏標桿上網電價時一般以1100、1350、1600作為三類資源的年利用小時數邊界。

     

    某100MW光伏電站:兩種補貼方案收益差距可達8%

     

    下面來舉例說明,假設以山東某100MW領跑者光伏電站為例,按照上述資源區界定,Ⅲ類資源區“合理利用小時數”為1100小時,粗略核算年發電量1.1億度。

     

    一方面,山東西北地區光照資源較好,基本可以達到1200小時;另一方面,作為領跑者項目,是需要參與競價的,為了提高項目收益率,領跑者項目基本都應用了跟蹤系統或者雙面、高效組件等手段來提高年發電小時數。

     

    假設通過技術手段將年發電利用小時數提高至1300小時,年發電量1.3億度,以2017年競價0.83元/千瓦時計算,前后補貼方案得對比結果如下:

     

    • 此前在執行的補貼方案:

     

    100MW光伏電站年度收益=1.3億度×0.83元/千瓦時=1.079億元

     

    • 安裝合理利用小時數的補貼方案:

     

    100MW光伏電站年度收益=1.1億度×0.83元/千瓦時+0.2億度×0.3949=9929.8萬

     

    算下來之后,這個100MW光伏電站每年收益減少了860萬,20年就是1.72億元,全生命周期的電站總收益減少了將近8%。合理利用小時數如何核算對于光伏電站,尤其是采用了高效技術的存量電站影響巨大。這對于深受補貼拖欠之害的光伏電站投資商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電站交易“雪上加霜”,高效技術、容配比放開受阻

     

    按照目前合理利用小時數的政策設想,只有合理利用小時數之內的電量才可以拿到補貼,之外的多發電量只能拿到相應的脫硫煤標桿電價,這意味著使用高效技術的電站收益將嚴重打折。

     

    上述例子僅是一個較為保守的假設案例,光伏們還了解到,2018年青海某領跑者項目在測算時,考慮未來限電情況好轉以及利用各種高效技術與提高容配比等手段,將年利用小時數的邊界條件定到了2000小時以上,這與Ⅰ類資源的1600小時相差了1/4。如果按照目前合理小時數的方式來執行,這個項目度多發的400小時,只能拿到0.2277元/千瓦時的結算電價。

     

    對于存量項目的影響,除了領跑者之外,還有2019年的競價項目。眾所周知,我國從2019年開始啟動全面競價,參與競價的項目所需的補貼都是貼著項目的收益率底限進行申報的,這意味著,大部分項目競價之后的電價剛剛滿足收益率要求。按照合理利用小時數來計算補貼的話,很顯然,將直接降低項目的收益率。

     

    除此之外,光伏電站的交易也將隨之受到影響,重新測算收益率情況、重新定價將給已經被補貼拖欠所累的光伏投資商帶來更為沉重的負擔。

     

    更為重要的是,這樣的規則將嚴重阻礙高效技術、容配比的放開等可以直接降低度電成本的技術應用。其中最為典型的是雙面組件、跟蹤系統的應用,作為可以直接提高發電量的手段,在近幾年,尤其是的領跑者項目以及青海特高壓配套項目中應用廣泛,同時5-15%的增益也直接降低了光伏發電的度電成本。

     

    此外,超配的光伏電站也將深受其害。作為降低度電成本的“利器”,超配已經在競價、平價項目中廣泛應用,行業專家也在不斷為放開容配比奔走呼號。然而,此次合理小時數概念的提出,將直接對采用這些手段提高發電量進而降低度電成本的光伏電站產生相當嚴重的影響。

     

    需要強調的是,盡管三部委在文件中提出了“合理利用小時數”的形式,但截止目前仍未有相關的細則出臺。2020年光伏競價項目申報已經啟動,項目開始逐步進入收益率測算階段。據了解,某西部省份已經明確今年的競價光伏項目不允許超配。

     

    對于存量項目來說,合理利用小時數究竟該何如核定?是否應該區別對待?如果按此執行,按照20年的補貼期限,此前合理小時數之外多發的電量補貼是否需要收回?……光伏們建議主管部門慎重考慮,這不僅將對存量產生重大的影響,同時細則也需要盡快出臺,否則將影響到競價項目的設計方案以及申報推進。


    最后的疑問來自于,政策的規則為什么總是后置?中國光伏產業在逾千億元的補貼拖欠之下,都在負重前行,為爭取行業平價不斷努力,但卻總是被一道道政策文件牽制。如果沒有過去這近200GW的裝機體量,全球的光伏產業都不見得有如此快的降本速度。




    [返回]   
    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亚洲|国偷自产丝袜Av一区二区三区|亚洲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无码|欧美日韩亚洲国产精品